-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http://www.xmq03.com

> 小说区 > 淫色人妻 >

【男友的狐群狗党们】全

           (1)表弟暑假来我家住续篇

  上回主题说到了,表弟暑假来我家暂住,却和我发生了性关系,而且,表弟是处男,第一次高潮射精也在男友突然现身之际,我跟表弟两人,大惊失色,突然达到的。并且,由于我过于紧张,让我发生连续性高潮,连连泄出阴精,也因为我的泄阴,让阴道不断急缩,也让插在我小穴深处的表弟鸡巴,在我阴道里面,不自主的跳动着射精出来。

  表弟在打破处男的第一次性爱里,就享受到男女作爱的完全性交的快乐,真是让他爽到了。据我所知,许多男生,在未婚前,跟女友作爱,几乎都只能带保险套,射精在保险套里面,能像表弟这样,没带保险套,直接把鸡巴插入女生的小穴里面,还能在小穴里面完全射精的,几乎是少之又少。

  但是,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我跟表弟在表弟房间里面偷情着,男友却突然在我家客厅现身,而且,一直在我家,找寻着我。我跟表弟因为不敢发出声音,就一直维持着赤裸交媾的姿势,表弟身体压在我身上,而我则双腿圈着的腰,在表弟背后脚拇指勾着,大腿夹着表弟的身体。两人紧紧的拥抱着,表弟虽然已经射精,他的鸡巴却依然插在我的小穴体内,而且由于表弟意犹未尽,还抱着我,跟我不断的舌吻,两人仍然偷偷的享受着偷情的快感,无视于外面男友的呼喊。
  而更让我担心的是,由于原本就只有我跟表弟在家,我们跑到表弟房间偷情做爱时,所以,也没有把房门锁上,男友小威突然在客厅现身,叫了我几声之后,并没有听到我的回应(我在当时,正在被表弟赤裸抱着,当然不敢回应他)。突然我又听到其它人的声音,我听到有人说:「会不会在房间睡觉呀,昨天我们搞到那么累,女生身体弱一点,大概还在补睡吧!」,这是男友那群狐群狗党里面的小罗,年纪是跟我与男友相仿的。

  男友只说:「嗯!有可能」了一声,接着我又听到其它男生的声音,他说:「小威哥要不要去媚儿姐的房间看看,说不定,可以」不小心「看到外泄的」春光「喔!」,这声则是,叫「阿端」的色男生,他小我跟男友,大约三、四岁的年纪,果然小色狼一只,一出口就色巴巴的。

  男友迟疑了一下说:「这不太好吧,有你们这些男生在,万一,媚儿只穿件内衣睡觉,这不是爽到你们的眼睛了吗!万一你们兽性大发,我挡住一个,挡不住其它色狼哩!」

  这时,我又听到一道声音响起说:「不会啦!我们就在客厅等,威哥就一个人,进去媚儿姐的房间看看,反正你们都已经是」全垒打「过的男女朋友了,媚儿姐不会怪你的啦!」这个声音我则听出来,是「阿常」的声音,他年纪也是小我跟男友,大约三、四岁的年纪,同样也是男友狐群狗党中的成员之一,昨天晚上在夜店,偷偷摸我的人,就是他们这些人。

  PS:「全垒打」的意思,就是男女朋友已经发生过「性关系」。

  没想到,他们今天居然全部又被男友带来找我,想必昨晚吃到甜头,今天又想延续狂欢!说实在的,昨晚因为欲求不满,被他们几个男生挑逗来,挑逗去的,倒也让我很兴奋。但是,现在我在表弟胯下,已经被他搞的,连续泄出四次女人的阴精,自然不想再跟他们见面。

  男友听阿常这么一说,说:「好吧!不过,你们不可以跟过来喔,就我一个人去媚儿房间看看,免得媚儿的春光让你们看到」其它三人并没有回答,想必是点头答应吧,此时,就听到男友的脚步声,轻轻走到表弟的房门口,此时,他若突然打开我们的房间,一定会看到正在奸淫着我们的赤裸身体。

  不过,男友并没有停下脚步,打开我们的房门,只有听到男友的脚步声持续往我住的主卧房走去。

  而且不久之后,我就听到我的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男友小威居然没有叫门,就自己偷偷打开我的房门,难道他下意识也想偷看我的睡姿吗!想看到我的春光外泄的样子吗!真是色狼一只。

  就在这时候,我又听到其它人的脚步声,轻轻的,趴趴……的,跟过去的响声,原来,这些人在嘴上说不会偷看,心里却早就打定主意,也要偷看我的睡姿。
  我听到许多脚步声都走进我的房间去了。

  这时突然听到男友小威的声音大声说:「不是叫你们不要跟了吗!怎么也要偷偷跟上来,想偷看媚儿的裸体吗?」

  这时我赶紧跟压在我身上的表弟说:「表弟,我们该起来了,让表姐把他们打发走!」

  表弟仍在奸淫我,我把圈着他的腰的腿给放下来,推了他好几把之后,表弟这才不情不愿的站起身体。

  再从我小穴中抽出他已经软掉半截的鸡巴,软软的鸡巴抽离我的小穴,原本穴口被男人鸡巴给堵塞着,阴道也扩充着,淫水都在里面,这时鸡巴顿然拔出,小穴里立刻收缩,在阴道里面的淫水,也跟流出一堆混着男人精液的淫水,流到我的大腿、屁股与屁眼上去。我赶紧从床上,抽出几张卫生纸,仍躺在床上,擦拭着小穴口。

  表弟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表弟说:「表姐,你的屄洞里,怎么有这么多的淫水流出来呀,好像擦都擦不完一样!」

  我娇嗔低声说:「嘘……小声点,千万别让门外他们听见了,人家表姐小穴里流出一堆淫水,还不是都是你,是你把人家弄得要死不活的,让人家连续泄了四次阴精,而且都被你的大鸡巴给堵在小穴里面,流都流不出来,一下子鸡巴拔出来,就像泄洪一样,淫水还能少吗?」我还娇嗔的捏他脸一下。

  捏完他的脸后,我仍是大腿开开的,小穴也因为被表弟玩到了,也少了一点羞耻心,我就当着表弟的面,继续擦拭着一直从小穴里流出的淫水,表弟仍津津有味的看着我擦拭着我自己的小穴。

  这时因为我们是在表弟的房间内作爱,这间并不是主卧室,没有卫浴设备。
  所以,不能冲洗身体,不能把留在小穴里面的精液冲洗干净,只能尽量把小穴外观尽量擦拭干净,至于屄洞深处的精液,一时也流不出来,我也无法可为,而至于表弟爱看我擦屄,就只能让他看个够好啦。

  当我擦拭完毕自己小穴之后,我才抬头一看,发现表弟仍一直色眯眯的望着我的私密处,这也难怪,他之前还是处男,从来都未接触过女人,刚刚把处男给了原本就暗恋的表姐——我,自然会好奇我的身体结构,而且此时女人的私秘处,又流出他鸡巴射精的精液,他自然更是好奇想多看看。

  当我抬头看他时,才发现刚刚从我小穴抽出,已经半软的鸡巴,这时居然又开始硬挺起来。甚至,表弟又突然双手张开,搂着我的双肩,还想再把我压下去。
  看样子,他刚刚尝到巫山风雨的美妙,结束了18年的处男生活,年轻人活力充沛仍想再贪吃一次。

  我赶紧小声说:「表弟,你别太贪吃了,等表姐把他们给打发出去,再说!等一下表姐一个人出去,你先在房间不要出去喔!」,说完,亲了表弟脸颊一下,表弟这才不情愿的放松,正搂着我的双肩的手,我赶紧趁机穿上衣服,依旧是刚刚那套小可爱上衣与小丁字裤与迷你裙。虽然穿这么清凉的衣服出去客厅,去见那群色狼们,似乎很不恰当,不过,这时却是我唯一的选择了。

  由于当时,我正忙着擦拭我不断流出精液的小穴和穿衣服,并与表弟小声沟通,花了数分钟时间。这段时间,我并没有仔细听门外的人,在做些什么事情。
  所以,也不了解他们那批狐群狗党现在是在什么状态。不过,我却知道必须赶紧出去制止他们在我的房间乱来,免得在我闺房里乱来。于是我打开了表弟的房门,便往我的房间走去。

  我一到我房间的门口,果然发现门口开开的,我立刻走进房间,却发现房间内空空如也,一个人也不见。我迟疑了一下,立刻转身走出客厅。才一到客厅,立刻就听到。

  「嗨,媚儿,你从哪里出来,我们已经到了很久了耶。」小罗眼尖,一看到我出来,以暧昧的眼神笑看着我说。

  我一时搞不懂他为何有「暧昧的眼神」出现,不过,也管不了这么多,我答话说:「我刚刚一直一个人在另一个房间睡觉,突然觉得很吵,再听一听吵闹的声音,就知道是你们来了,赶紧出来看看,果然看到你们!」我圆了一下谎!
    男友小威质疑地说:「可是你不是都是睡你自己的主卧间吗?怎么会跑到另一个房间去睡呢?而且那间房间,不是借给你的表弟暂住吗?」

  我脸上一红,正要答话,小色狼「阿端」抢话说:「我知道,一定是表姐跟表弟一起睡午觉,还穿着这么轻凉的衣服,好培养表姐弟的感情,呵!呵!」
  我被小色狼「阿端」这么一说,脸上更是红了一大片,小罗赶紧打圆场说:「我!呸!你这个小色狼」阿端「,别乱说,什么都往歪处想,人家家里房间多,爱睡哪,就睡哪,用得着你管吗?」,虽然小罗是替我打圆场,但是眼神上,暧昧之情一直不能让我释怀。

  我听他们我一言,你一语的,男友小威脸上更是露出一点不悦之色,我赶紧说:「你们都别胡说了,想要拆散我跟小威的感情吗?」我走到男友小威的身边,搂着小威的手继续说:「我表弟昨晚就被他妈妈叫回去南部,要在家里帮忙二、三天,这几天他都不在这,刚好我昨晚跟你们玩的太晚,睡到刚刚才醒,才出去吃午餐,回来又觉得有些累了,就随便找间房间睡觉,反正这家,都是我一个人的家,平常没人,我都是这样乱睡的。」

  小罗接话说:「对嘛!我说的没错吧,我最知道媚儿很」哥们「的个性了!
  呵!呵!「说完,做势要打阿端,阿端双手赶紧抱住头,绷紧神经等挨打。
  不过,男友小威却仍狐疑的说:「可是你怎么穿这么短的裙子,上衣又穿这么清凉在睡觉呀,如果真来个人,随便一看,都把你的春光给看光了,而且,怎么我们都闹了这么久了,你才从另一个房间出来?真让人怀疑你在里面做什么?」
  小威这么一说,小罗、阿端、阿常的眼光都往我的几乎快要遮不住屁股的短裙上瞄,盯着我的大腿看,好像在视奸我一样,看的我很不自在,甚至,我感觉残留在我小穴内的表弟精液,似乎也因此流到屄洞口的感觉,我赶紧用手遮着裙摆。

  我赶紧辩称说:「厚!看什么看呀?人家感觉天气热,穿凉爽一点睡觉都不行呀?小威你还不是,常常要人家少穿一点,好偷偷吃人家豆腐,还说人家哩!
  况且,你们刚刚还在客厅说什么,要偷看我的睡姿,看我春光外泄等,我都听到了,还偷偷跑去我房间,想偷占我便宜,幸好我没在我房间睡,否则,不是被你们这些色狼看光才怪,现在倒还想卖乖呀!「之后,我更是发娇嗔起来,伸手去扭男友小威的耳朵。

  小威耳朵被我这一扭,被拧住了,这时醋劲才熄火,他回过神来,赶紧道歉说:「对不起!是我乱想的啦!媚儿大人饶命呀!」

  小罗、阿端、阿常也跟着哄堂大笑,我才放了男友小威的耳朵,小威赶紧说:「说正事啦!小罗、阿端、阿常他们说昨天玩的不过瘾,今天他们要带我们,去其它地方玩玩!」

  我一想到昨天被小罗、阿端、阿常他们这些色狼偷吃了不少豆腐,今天他们还嫌不够,难道还能延续昨天的狂欢吗?心里有些顾忌,于是委婉的说:「人家昨天被你们灌的酒都还没醒哩!现在又要灌人家酒啦!今天人家想休息一下了!」
  小罗看我拒绝,于是用「暧昧的眼神」瞧着我说:「已经快傍晚了,怎么昨天的酒都还未退呢!该不会是媚儿你又想回去你的」另一个房间「继续休息吧?」
  我瞧着小罗「暧昧的眼神」盯着表弟的房间看,怕到时候我坚持不答应跟他们出去玩。他们一起哄,跑去表弟的房间去搜搜,万一发现表弟还在客房,那就糟了。

  而且,看到小罗「暧昧的眼神」似乎透露出一些暗示、胁迫。虽然我不知道是怎样的状况,但是,我不可以冒这个险。

  于是我决定改变策略,既然支不开他们,就先拉开他们离开我的家里;到时候,我再找借口离开他们就可以了。

  于是我说:「好吧,既然你们都是我男朋友小威的好朋友,也就是我的好朋友啦!小威若答应我可以跟去玩,我就去!」我又搂着小威的手臂,小威似乎很得意,他有这么一个这么听从他意见的女友,也是伸过手,搂着我的肩膀说:「反正是假日,昨天是我请客,今天他们说要补请回来,就让他们补请好了!」
  一直没说到话的阿常,也开口说:「对呀!昨天我们逛了二家夜店太吵了,人太多了,今天我们只去KTV唱唱歌就好了!」

  我想也罢,反正只是去KTV唱唱歌而已,可以早点回来,于是我说:「那么你们就在客厅等我一下,别再乱闯我其它房间了,我先去换件衣服喔!」我有点心虚的说。

  没想到我心虚的一句话,却换来小罗、阿端、阿常的大力阻止,阿端说:「不用换了啦,反正等一下只是到楼下就进入车子里面,再出车子来,就已经是在KTV里面唱歌了,反正你这套衣服,我们也已经看过了,就穿这样!没差啦!」
  小罗同样是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我,又看了表弟房门一下,说:「我听说女生换衣服都要很久,万一我们等不耐烦了,乱动你的」东西「,就不好了!」
  我一听他们俩个这样一说,心头一惊,心想:「没错!万一他们趁我在换衣服时,跑到表弟房间去,发现表弟还在这里的话,就大事不妙了」

  于是我无奈的回答说:「好吧!反正又不会看到其它外人,小威的好友,就是我的好友,就当作面子给男朋友小威好了,带个性感的女友出门好了!」
  四个男生笑盈盈簇拥着我出门,由于阿常开车来,我们就坐他车子去,也刚好坐满五人,他们还让我跟男友坐在后座,我被挤到中间的位置。我自然知道,这些色狼们,一定是故意设计我坐在后座的中间位置。

  看能否在途中,无意之中,看到我大腿偶而打开,露出裙里的风光。可惜天不如人愿,我一路腿都小心地紧闭着,虽然累了一点,却没露出什么春光出来。
     ***    ***    ***    ***

  一行人于是开车,行到一家颇为豪华气派的KTV门口,而让我感觉奇怪的是,KTV在一、二楼,楼上却有相同招牌的「Motel」,也就是汽车旅馆,整栋大楼就只有这两家商店。我于是问说:「怎么这里唱歌用的KTV,会跟情侣约会专用Motel会是同一个名字,而且都在同一栋里面呀?」

  男友小威说:「你还不知道呀!这两家,其实都是同一位老板开的,也就是阿常的叔叔开的,他叔叔没有小孩,阿常可算是这里的小开喔!」

  我们正说着话,阿常笑笑道说:「没什么啦!在这里唱歌,我们可以比较自由一点,而且也不用担心要花多少钱。」

  才说完,阿常就把车子开到收费站前的门口,门口的招待小姐,看到阿常,二话不说,就打开闸门,让阿常直接开进里面。

  阿常在里面感觉最气派的一间包厢里,直接把车停下来,他说:「我们到了,最好的包厢,我早已经准备好了,请各位下车吧!」

  这又让我认识到,当有钱人的好处,反正花自己的钱,自然大方小罗、阿端都急忙下车,男友小威也下车了,只剩下我坐在中间位置,必须等男友小威下车之后,我才能挪动屁股,移出车子外面。等到我要从车子上离开站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小罗、阿端、阿常,早已经就位,就站在开门的前端位置。

  我由于是穿着极短的迷你裙,右脚踩到地面后,左脚才能跟着移出,而这三位色狼,似乎早已经等在视野最好的位置上,我先跨出右腿踩在地面上,左腿才跟着移出车子,就在这时候,我不经意的露出了裙内的春光了,自然让他们一览无疑了。而当我离开车子之后,发现小罗、阿端、阿常眼神上,都露出淫荡得意的笑容,似乎很兴奋,看到我的裙底风光。

  我这才发现我的失误之处,更糟糕的,下车时,我由于好奇这么豪华气派的装潢,还在下车时磨蹭了一下时间,慢慢的边观赏豪华气派装潢,才边下车。更是让这三个小色狼,有充分时间看到我的「内在美」春光。

  我再想下去,更觉糟糕,由于刚刚被表弟内射,许多精液还流在花心深处,到现在才慢慢流出来,我原本就有感觉到屄洞口有液体流出,感觉屄洞口颇为湿润。这时我更感觉到内裤外,似乎也沾满了很的的淫水与精液的混合体,这些液体扩散成为一个橄榄状的潮湿形状,正湿润着我的小丁裤小穴的位置。他们三人如果看到我的小丁裤,就一定会发现,我的小穴位置的内裤,目前一定正是处于湿润状态。

  我立刻红了脸,男友小威却笑说:「媚儿,说你没见过世面,就是这样容易脸红,如果你能到楼上的Motel里面去参观,甚至使用一下的话,你才会知道,这里有多豪华哩!」

  我红着脸说,趁男友的会错意的误会跟着说:「人家就是小女生嘛!哪有这么多的世面可以见呀,我们赶紧到里面去唱歌吧!」

  一进到包厢里面,大家都点了那里最豪华的餐点、水果、饮料来享用,而且是加倍。反正,是阿常家里开的公司,自然不用出半毛钱,享受不用花自己半毛钱的东西,最舒服了。阿常一点也没有心疼的样子,更是主动的叫了好多瓶XO酒来助性。

  除了轮番唱歌之外,大家在包厢里,吃吃喝喝好不畅快,小罗、阿端更是频频找机会向我敬酒,我对他们有些戒心,常常借机推掉,倒是阿常是在尽地主之谊,向我敬酒,我就偶而跟他喝几杯。

  倒是他们三人动不动向男友小威敬酒,我心里在笑说,自从我认识小威以来,从来未见他喝醉过,酒量深不见底。这三个人,不知轻重,早晚会被他反灌醉的。
  不过,事实却不是这样,男友小威今天好像酒量特别的差,怎么没几杯,就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其它三个人看小威好像醉了,开始藉酒壮胆,跟我哈啦起来。

  阿端借着一点酒意向我说:「我们常常听威哥说他新教的女友媚儿,多么漂亮,昨天一见,果然真的很漂亮,来……媚儿姐,今天为你的漂亮干一杯吧!」
  我笑说:「少来了,光是为我漂亮,就要干杯,这理由太牵强了吧!」
  阿常接着说:「人家说,一白遮三丑,我们都听威哥说,媚儿姐不但人长的漂亮,皮肤更是特别的白皙,又嫩又白的,白到都不输给外国妞喔!」

  我也笑说:「皮肤白不白,我现在衣服穿这么少,你们自然也看到了,虽然白了一点,嫩了一点,但哪会白的像外国人那样白呀!」

  小罗也说:「我们这边太阳大,身体露出来,被太阳晒到的地方,自然不会太白,听威哥说,媚儿没被晒到的地方,可白着呢!哈!哈!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眼光就往我身上瞄来。

  我被小罗这么一说,不敢答话,深怕落入陷阱。

  男友小威这时,却胡言乱语的接话了,他说:「看你们的眼神,似乎不相信,我就叫媚儿露一些没被太阳晒到的地方,给你们开开眼界好了!」

  我赶紧说:「你发酒癫了呀!怎会让他们看我身体呢?」

  男友小威眼迷离的说:「又不是叫你脱光给他们看,只是让他们看看,没被太阳晒到的地方而已」

  三个人也都起哄,阿常说:「为了表示诚意,我也先让大家看看,太阳没晒到的地方」,说完,撩起裤管,露出两截大腿,不过,也不甚白晰,还有一堆腿毛。

  小罗也马上跟着掀起自己双手的衣袖,露出没被太阳晒到较为白皙的一面。
  阿端更扯,他说:「这些都不稀奇,我让大家看我,绝对晒不到太阳的地方,让大家开开眼界」,说完,人跑到唱歌的小舞台上,背对着我们,我们正纳闷,他要作什么?他突然把裤子一脱,往下一拉,外裤和内裤,全都扯下来,背对着我们,露出了他的白皙光屁股,正对着我们。

  由于阿端似乎常游泳,身体其它地方极黝黑,唯一穿着泳裤的地方,屁股露出明显的一个白皙三角型形状。

  看到这里,我们都哄堂大笑,男友威哥更是拿起桌上的葡萄,就往阿端屁股砸去,男友小威说:「阿端露出屁眼啦!小心我把葡萄给塞进去,让你肛交爽死你喔!」

  我也说了:「羞死人,还不赶快穿起裤子来,算你第一名啦!」

  小罗说:「当然,还不算第一名,小威哥和媚儿,都还没被我们看到,比赛自然还没结束!」

  小威说:「这有什么难的!」,自己站了起来,掀开上衣,露出上身跟肚子,还绕了一圈,让大家观赏,果然是没有阿端白皙。

  这时大家都已经露过了,四个男生更是起哄闹我,包括男友小威也都起哄说:「换媚儿露了!而且只要别人露过的地方,都不能在露喔!」,说完一起鼓噪起来,甚至小罗、阿端都伸手过来,假装要脱我衣服,对我毛手毛脚的。我看样子是躲不过了,也是因为喝了一点酒,有些酒意出来,爱玩的心大了起来。

  于是我说:「好吧!那我就小露一点给你们看看好了」四个男人都大声鼓掌,男友小威竟然也很高兴的叫嚣起来,看来男友小威果真的是越淫荡,兴奋度越高。
  从之前,要我在狗狗面前作爱,到在表弟偷看之下搞我,我就越发知道他,当越有人在场,他就越会人来疯,常常会作出一些淫荡的事情出来,满足他的性癖好。

  于是我缓缓走到小舞台上,站在小舞台,灯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我说:「眼睛擦亮一点喔,只让你们看一次而已喔」,四个人都不经意的吞了吞口水,我轻轻拉起上衣的小可爱上衣,露出洁白无暇的肚子,在未掀到胸前,便停了下来,再转过身体,让他们欣赏我白皙的背部,之后,我停留了三秒钟时间,期间听到,不断有人吞咽口水的声音,我这才放下小可爱上衣。

  阿端说:「哇……第一名,第一名,媚儿姐的肚子好漂亮喔,皮肤好白喔!」
  我笑说:「还好啦,人家是女生,皮肤自然好一点啦!」

  阿常也看了直吞口水,男友则面露得意之色,只有小罗先看的两眼发愣,之后急忙说:「不算、不算,刚刚我们就说过,别人露过的,不能再露了。刚刚威哥已经露过肚子,所以,媚儿你这次不能算数!」

  我急忙回应说:「不公平,你们都抢先露了,我最后才露,算算身体部位,也都被你们露光了」

  阿端也说:「对呀,你也不能再露屁股了,因为被我抢先露掉了」,才说完,三个男人的白眼,立刻朝向他射来,阿端才知道他说错了。

  小罗接话说:「要不是你先露出屁股,这时候,我们说不定有机会看到媚儿的屁股哩!谁要看你的白屁股呀!你这时候还敢讲露屁股的事!」阿端一脸无辜样。

  阿常也说:「既然如此,就麻烦媚儿姐,再露一次,身体其它部位好了,大家出来玩玩,就是要开心而已,没有其它意思啦!」

  我面有难色的看着男友小威,小威却一脸,你自己看着办的眼神我这时也有些酒意了,就在此时,我突想到他们还没有露到的地方,于是我仍站在舞台上,我说:「既然,大家出来就是要开心一下,我也不扫大家的兴致,我也来露一下,还没有人露过的地方,大家可要看清楚了喔!」

  我甚至还点了一首快歌助性,当场就跳起舞来,四个大男生,看的目不转睛,我则在音乐中,偶而轻抬起大腿,露出雪白的大腿肌肤,白到半透明的肌肤,让看的四个大男生,垂延不已,而我则同样享受着,被四个男人眼睛视奸的快感,他们越是在我身上吃冰淇淋,越让我感兴奋,音乐末了。

  我站在灯光全部打亮在我身上的舞台上,我说:「四只小色狼,你们可以再前进一点看没关系,媚儿我现在,要露出你们都没有露过的地方喽!」

  说完,四个男生像是小男生看牛肉秀一般,全挤到舞台前,我则站在他们前面,开始捎首弄姿,最后,把双手摆在我的腰际,刚好是我短裙的腰带位置,我轻轻的先解开腰带扣子,迷你裙已经松垮垮的挂在我的腰际上。

  我对着这四个男生,轻轻的,一吋一吋的拉下我的迷你裙,我感觉四个男人眼神都像是饥渴的野兽,我仍继续把裙子往下拉,四个男人不断的吞咽着口水,这气氛也感染了我,我似乎感觉我的乳头在发涨,小穴深处也一缩一缩的痉挛抽动着,我兴奋地继续把裙子往下拉扯,小腹已经露出1/ 3部位。

  但是我却仍想再继续往下拉下去,这时两手指已经感觉裙子内的小丁内裤的阻碍了。但是看到四个野性大发,眼神充满兽性的男人,两眼直盯着我的身体看,我似乎也感受被视奸的快感,他们大叫「再脱、再脱」,我居然不由自主的,手指再往内裤里面伸去,勾着内裤,连着迷你裙,继续往下扯脱,我感觉有点紧,于是稍微摆动小腹、臀部,好让小丁内裤与迷你裙,更容易脱下。

  四个男人看到我摆臀扭腰的样子,则更是几近疯狂状态,甚至阿端还想冲上舞台,被我用抬起的大腿给轻轻推了下去。当然,在抬腿起来的瞬间,其它三个男生,眼光便毫不掩饰地就往我裙底看去,这次我不再遮掩,大方的让他们再一次看到,我已经润湿了一个椭圆形的小丁内裤,小内裤却仍尽忠职守的,紧紧的包覆着女人的神秘地带。

  我用腿把阿端给推下去舞台之后,我继续脱我未完成的动作,我扯着裙子与内裤,继续往下拉扯,我感觉小腹已经露出约有2/ 3部位。这时候,我突然走进阿常前面,对他说:「你愿意不愿意用你的舌头,舔一下媚儿白皙的小腹呢!」
  阿常吞了几口口水之后,连忙说:「当然愿意,就算会被威哥揍,我都愿意。」
  我笑说:「威哥不会揍你的,相反的,威哥还很高兴看到,你舔我的小腹喔!」,
说完,我媚眼看着男友小威,小威果然猛吞口水,猛点头,我笑说:「我说是吧,小威哥很期待你舔他的女友的小腹喔!」

  阿常二话不说,嘴巴便凑来,伸出舌头,便在我小腹上,舔了起来,我感觉小腹皮肤上滑过湿湿滑滑热热的,舌头特有的温暖湿滑触觉滑过我的小腹,让我感觉真是难以言喻的快感,甚至让我小腹深处的子宫花心,产生一阵抽搐。
  不过,我只让阿常舔一下而已,也移动到小罗前面,迷你裙和内裤松垮垮的挂在我的小腹剩下1/ 3位置,我说:「小罗最是鬼灵精怪,媚儿小腹也让你爽一下,也让你舔一下吧!」

  小罗吞了吞口水,也是二话不说,双手一伸,一下子就抓住我的腰间的裙子,把我整个人拉了过去,我惊叫了一下「啊!」,裙子也应声又滑落了一些,几乎都已经快要滑到耻毛的位置了。

  小罗也像阿常一样,在我小腹上用舌头滑动着,不同的是,他把握机会,不只舔一次,更是来回的舔着,甚至手指还掐捏着我的臀部,而且舌头更是比阿常还接近我女人神秘处的小腹位置舔吮着。

  每舔吮一次,我都不由自主的抽搐一下身体,大约被舔了七、八下之后,我才以理智克服身体的快感,情不由己的把小罗推开,但是内裤和迷你裙却也更滑下了一些,小腹就只剩下1/ 4区域,尚未露出,里面自然也包括女人的三角神秘地带,小腹3/ 4区域,都已经曝光出来,被这里四色眯眯的男生看见了。
  此时,裙子和内裤仍是松垮垮的挂在我的腰间,随时都有可能脱落掉了。我于是又走向阿端,这四个男人里面,可以说是最色的男人面前。

  欲知我会对阿端作出什么反应吗?阿端会不会失控,直接把我的裙子连同小丁内裤,给扯了下来,直接让我赤裸着下半身跟下体吗?我们就得看读者大大的响应,来决定下集的贴出的时间了。如果反应踊跃的话,下集将很快就会贴续上,否则,就会等上很久时间,的说!!


           (2)四狼围攻、扯下内裤

  前一篇说到了男友的三个狐群狗党,想出让自己露出没被太阳晒过的地方,给其它人看的把戏,而且规定前面已经有人露过的部位,后面的人就不能再露。
  而由于我是最后一个才露的,身体其它部位都已经被男友与他朋友露过了,我想来想去,也只想到仅剩下小腹位置还没有被人拿出来露过。再加上,我在酒精的作祟之下,竟然在四个男生性饥渴的眼神注视之下,大跳起艳舞起来。
  甚至,看到除了男友的其它三个男生色眯眯的眼神,自己也跟着升起欲望,竟然还主动走这三个男人面前,去解开迷你裙的扣子,轻轻拉下迷你裙与小丁内裤,一点一点的,掀开自己位置,主动要求小罗、阿常、与阿端来舔吮自己的小腹位置。前篇已经交代了阿常与小罗都已经色眯眯的舔过我的小腹……

  由于小罗比阿常精灵,所以,不像阿常只乖乖的只舔一下我的小腹,小罗几乎是把我用的拉过去,对着我的小腹舔吮七八次,也让我产生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我竟然在男友面前,挑逗其它男生,来舔我的小腹,而且,还自己松脱迷你裙与内裤。虽然小罗与阿常都没有越轨之举,却也让我产生非常大的刺激。
  我的裙子和小丁内裤,几乎都已经被小罗扯到剩下1/ 4的部位,小腹3/4区域,都已经曝露出来,被在场四个色眯眯的男生看见。

  我推开小罗之后,说:「小罗你好色唷!人家只是给你舔一下小腹,又没有允许你扯人家的裙子,你不但多舔了好多下,还差点扯下人家的裙子哩!万一女人的私处让你偷看到,我岂不吃大亏了?」

  小罗却笑着回答说:「媚儿!这你就不懂了,男生不坏,女人不爱哩!我如果只是乖乖的跟阿常一样,只舔你肚肚一下,说不定,你还会怨我不解风情哩,到嘴的肉,还不会吃。所以,我为了表示对你的敬意,自然得多舔几下喽!威哥你说对不对?」说完,脸朝向我男友小威笑着。

  我男友小威向来是有些异常的性变态,对于性生活,一直要求多彩多姿。平常都还正常,一旦有像这样不同于平常的「性经验」情况出现,都会异常兴奋起来,进而作出一些几乎是违背常理的事情出来。

  所以,我男友小威竟然对我说:「对呀!媚儿你别太小气了,我是你男友,我看了都很高兴,都还不吃醋,你是被舔到的人,是享受到的人,你应该是很高兴才对,有男生爱舔你的小腹,你可很荣耀喔!」

  我一听我男友小威这样说,差点气昏过去,竟然有这样的男友,女友被人偷吃豆腐,还在高高兴兴的。我于是赌气说:「好啦!好啦!算我占到便宜好不好!
  现在你们也都看到我小腹了吧!这里也是没晒过太阳的地方,而且,也是你们没有露过的地方,我算及格了吧!「说完,开始把露出3/ 4小腹区域的裙子和小丁内裤,开始往上拉。

  男友小威、小罗、阿常倒是没有意见,但是,一直是四个男生里面,我感觉最色的阿端,这次却只有眼睛吃到冰淇淋,其它好处一点都没占到,我看他,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了。阿端看我把裙子拉回到正常位置,急的大叫说:「不公平!
  不行!他们都亲到你的小腹,只有我还没有亲到,我也要亲一下!「说完,阿端也就立刻跳上舞台,上了舞台之后,以跪姿姿势,一手抱揽住我的大腿,另一手则拉扯着我还没有扣上扣子的裙子,由于力量过大,我的迷你裙,竟然被他给扯到接近耻丘的位置。

  我被阿端突来的强暴举动,给吓了一大跳,吓的花容失色,大叫了出来:「啊……,阿端你……干什么啦!再扯下去,我的裙子都会被你给扯掉了,赶快放手啦!」

  说完,赶紧两手拉护着自己的裙子,别再让阿端再扯下去。

  阿端却并没被我给喝退下去,反而笑嘻嘻的说:「媚儿姐!别这么小气嘛!
  你都给小罗和阿常尝过甜头了,反倒是我,对你最欣赏的人,连裙边都没沾到,不是太对不起人家了吗?「,阿端的手仍摆在我小腹上仍勾扯着我的裙子不放,色眯眯的仰头朝我脸上看来,我感觉他甚至趁抬头时,在偷瞄我的胸部。
  由于阿端的手劲大,我的裙子一时也摆脱不了他手的纠缠。于是我使眼神,向男友搬救兵,我嘴上也说:「威哥,你看,这就是你的好朋友啦!连你在,都敢当着你的面,这样偷吃你女朋友的豆腐!你不在还得了哟!」

  我却发现男友小威,看我们在拉扯,看的满脸通红,双眼睁的大大的,却不像是在生气的样子,倒像是喝了酒之后,又看到活春宫的兴奋感觉一般。甚至我还发现,男友的下体,更是已经勃起,撑起了一个小帐棚起来,其它两个男生,似乎也很乐意看到这样的情景,下体也同样膨胀了起来。男友看阿端跟我纠缠半天,最后才吱吱呜呜的说:「阿端,朋友妻不可欺,但是……但是」

  我仍在跟阿端抗衡着,阿端一手抱住我的右大腿,一手仍扯着我的裙子,在已经露出近3/ 4处,还作势要往下拉,我则两手拉着腰间两侧的裙带,不让他继续往下扯。我听男友小威吱吱呜呜的没说清楚,赶紧问说:「但是……但是怎样呀?你倒是说清楚一点呀!」

  男友跟其它两个男生,似乎都很兴奋的看着我跟阿端拿我身上裙子在拔河,在我言语逼迫之下,男友小威最后才吱呜的搭腔小声说:「但是……但是,偶尔一、两次没关系……」

  我一听大叫说:「什么?你到底是怎样啦!什么偶尔一、两次没关系!是你的女朋友被人吃豆腐耶!」

  男友似乎更兴奋的说:「这……这是大家都乱说的口头禅啦!不过,媚儿,人家请我们出来玩,你总不能老是厚此薄彼的吧,就让阿端也亲一下好了,大家都知道分寸的啦!我们出来玩,就应该大方一点嘛!」

  小罗、阿常、阿端都跟着起哄说:「对呀!对呀!媚儿应该一视同仁,大家出来玩,该大方一点啦,我们知道分寸的!」

  我看四个男生口径一至,此时又只有我一个女生,孤掌难鸣,又气男友乱来,都不爱护自己女友,还帮外人欺负我。再加上,自己又喝了一点酒,。毕竟,自己先让了小罗、阿常舔了一下自己的小腹,才会造成现在的结果!现在想完全拒绝阿端,似乎也说不过去!

  于是我放松了一点紧拉住的双手,说:「罢了!罢了!既然我男友小威都这么说了,那么也就让阿端你也过瘾一次吧!不过,你可不能胡来喔!要有君子风度喔!」说完我两手放掉原本拉着裙子腰间,改拉着阿端拉着我裙子的手,等于是把主导权让给了阿端。

  阿端看我顺从答应,大为高兴,说:「媚儿,这才对嘛!我是最爱护你的,才不会乱来,你看,你的手没拉住裙子,我也不会把你裙子给扯下来,我当然舍不得你的神秘地带,随便让其它男生看到哩!最多我一个人享受就好了,嘻嘻!」
     ***    ***    ***    ***

  我听他这么一说,当场红了脸,小声说:「好吧,既然我答应也让你舔我小腹,干脆你也别只舔一下,你就尽情的舔好了,看看会不会,有人会因此吃醋?」
  我边说边看男友,想激起他的醋劲,却发现他似乎只是更兴奋而已,仿佛我不是他的女友,而只是他们找来的寻开心的公关妹而已!男友这样的态度,激怒了已经略有酒意的我,让我产生要报复男友的心态。

  男友、小罗、阿常听到我说,可以让阿端尽情舔我小腹,眼睛似乎都因此亮了起来,三个人,都不由自主的走向前来,围在我跟阿端的旁边。

  我感觉阿端也异常兴奋,因为我感觉他的呼吸变的异常混浊,大口大口的吸气,把热气都喷在我腹部上,哈的我小腹好不热呼。

  而我在酒精作用之下,竟然开始说出淫荡的话,我竟然说:「阿端,你怎么还不快舔人家啦,肚子被你哈热了,也把人家搞的,连那里好像都痒起来啦!」
  说完还故意挺了一挺小腹,四个男人看我这么豪迈,差点连眼珠都要掉下来。
  阿端听完大为兴奋,原本抱着我的大腿的手,顺势把我下半身一拉,一把拉进他的面前,另一手更是不客气的又把我原本都仅剩1/ 4遮盖着小腹区域的迷你裙,更是往下拉扯。拉到几乎都快要把女生的耻丘位置,给暴露出来了。
  我惊呼了一声「呀!羞死人了!」,但是,我却没有出手阻止他,三个环绕在我跟阿端四周的男生,更是大声助威、叫嚣着:「舔她、舔她……,把她舔到爽把她搞到昏死……」

  于是阿端就在三个男生的助威之下,色胆更是大了起来,脸埋在我的小腹中间,对着几乎已经扯到快要掉落的裙子里面小腹,伸出舌头出猛舔。我感觉,阿端的舌头开始滑游过我的小腹,舔的位置比前面两个男生更低,更接近我女人的私秘处位置,也让我的敏感度更高昂起来。

  我被舔的感觉到下体越来越痒,忍不住呻吟着:「啊……,阿端你的舌头好神奇喔,……怎么光是舔我肚子,小穴那里却开始痒起来了,嗯……就是这样嗯……我。会爽死的,喔……」

  阿端舌头先左右来回的舔着我的小腹,我感觉热热滑滑的舌头,就像是仿佛是男性的鸡巴一般,触碰着我的敏感地带,而且我也感觉自己的小穴深处,又开始流出淫水出来了,再加上,周遭还有三对色眯眯的眼神在盯着我的身体、小腹猛看,深怕遗漏任何一个细节没看到。此时我站在舞台中间,就好象任这四个人玩弄的玩偶一般,身体虽然感到强烈的刺激感,心里却很害怕这样的情况,继续发展下去,到时候,我很很怕可能被这四个男人(包括我男友)给轮奸去了。
  阿端的舌头左右来回的舔着我的小腹,我被舔的舒服到,甚至不自觉的呻吟出来:「喔……好滑、好热喔……媚儿那里……,那里……好象也被舌头舔到的感觉,屄一直痒了起来了喔……怎么会这么舒服呢……」

  阿端的舌头原本左右舔我的小腹,听到我呻吟之后,突然改变方向,改往我小穴上方的耻丘处舔了过来,我立刻感觉,阿端的舌头更往我私秘处,像一条热泥鳅一般的钻了过来,我一惊呼了一声:「啊!再下去,阿端你会舔到人家那里,就是……就是屄啦,这不可以……不可以……」,于是我屁股本能的往后退了一下,但是仍感觉阿端的舌头就像热泥鳅一样,跟着钻了进来,把我的敏感地带,钻的滑滑湿湿的,越来越感觉舒服。

  但是我仍本能的,屁股往后闪躲他的舔吮,阿端看我屁股往后翘,在躲避他的舌头舔吮。

  先是笑笑,然后把原本抱着只是我的腿的手,突然一紧,把我的腿向前一揽,我整个下半身又被他拉回去了,而且手还不断上下抚摸着我的大腿,甚至我的臀部,也同时被他的手骚扰、掐捏着。

  我由于大腿、臀部后面被手抚摸着,阴户耻丘的上方,还被舌头舔着,感觉太过舒服了,早已忘记羞耻心,所以,也不再反抗,任由阿端他一手搂着我的大腿抚摸,也让他一手在我小腹前面,不断扯拉着我的裙子和小丁内裤,每拉下一点,阿端的舌头变往下舔一点。把我都搞的两腿发软,几乎站不住脚。

  阿端却只管尽情的抚摸和舔着我,把我弄得迷迷茫茫的,在迷茫中,我听到阿常说:「疑!好奇怪喔!怎么阿端这小子,舌头都已经舔的这么深入了,怎么都还看不到媚儿姐的屄毛出现呀!」

  小罗听到,只是痴痴的淫笑着,而我男友小威则得意接话说:「阿常弟,这你就不懂了,媚儿的那里,可是万中选一,你打灯笼找都找不到的男生宝穴喔!」
  我一听男友小威,竟然要在其它三个男人面前,对与我的女人私秘处品头论足一番,更是羞的红了脸,大声说:「小威,你不要乱说人家的私秘处啦!人家会害羞死的!」我甚至还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拉住男友小威。

  但是由于我在舞台上,被阿端两手掌控着我的下半身,动弹不得,男友看我干扰不到他,更是得意的继续说:「媚儿她的小穴呀,屄洞又小又紧,但是却耐肏喔,而且在外观上,不仅两片小阴唇形状小片,外型漂亮而已,连大阴唇都还是粉红色的,粉嫩粉嫩的,就像她现在脸上的皮肤一样,一点黑色素也没有,而且……」

  小罗、阿常同时急问说:「而且怎样?」,阿端似乎也拉长耳朵在听我听到男友小威这样说我女人的私秘处,脸红害羞到,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男友小威看我脸红成这样,似乎更兴奋,吞了吞口水,笑的很得意说:「而且媚儿的屄毛,天生就很柔细、稀疏,好象婴儿的头发一样。不但颜色淡淡的,而且也只有一小撮而已,只长在阴户的上方,一抹淡淡的,刚刚好,只稍微盖住阴户。而且到了大腿夹处的大阴唇那里,也只剩下几根稀稀疏疏的屄毛,而且都还贴着阴唇不会乱长。所以,每次我搞她,我都几乎忍不住,想要拔下她一、二根屄毛,看到她的屄毛被拔,屄洞跟着吃痛,跟着抽搐的样子,真想马上骑上去插死她。如果媚儿的屄,真的被你们看到,不爽死你们才怪喔!」

  小罗、阿常听小威这么一说,更是吞了吞口水,看他两个人的眼神,几乎好像立刻要把我给剥光来验证,看我的女人私秘处,到底是不是像小威讲的那样淫荡、漂亮。

  我当时由于被阿端控制着身体,仅能害羞的红着脸,头低低的,任他在这三个男人面前,形容着我的私秘处,手脚都不知道要摆在哪里,阴隐约约的感觉自己小穴深处都在抽搐着,他每多讲一句,我就感觉小穴就抽搐一下,淫水好象也在大量流出到屄洞口的感觉。

  而正在舔我的阿端,听到我的私秘处被男友这样形容,更是像中到乐透头奖一样兴奋,舌头更是一直往我耻丘深处舔进来,另一手则不客气的掐捏着我的屁股,甚至已经有两根手指已经穿越小丁内裤,直接抠在我的屁眼位置上。

  而我则被阿端前后夹击,后面被他手掐捏着屁股,前面则被他舌头一轮猛舔,两者前后夹攻之下,舔到我身体发颤,双脚发抖,已经完全软脚,站也站不住,于是我脚软的倒了下来,躺在舞台上,双脚还明显发颤着。

  阿端看我倒下,双脚发颤着,抓到好时机,又趁机把我裙子与内裤往下扯,但是,由于我屁股压在地上,反而,没办法把这两件贴人亵衣给褪下来。不过,还是往下扯了一点,这次阿端的舌头,终于深入进到我的下体淡淡的小茵草地带区。

  阿端边舔边说:「威哥说的对,媚儿姐的屄毛,果然很软,不像上次那个女的,屄毛硬邦邦的,又会扎人,媚儿姐的屄毛一点都不会刺刺,好象舔在软绵绵软的棉花糖一样,屄毛好象随时都会被我舔起来一样!」

  我被舔到迷迷惘惘的,已经听不清楚阿端的意思,我甚至只记得,我只呻吟着「啊……啊……」两腿在不断抽搐而已。

  我之所以会这样迷惘,是因为我下体构造跟其它女生稍有不同,如果是一般的女生的话,耻毛距离私秘洞口,仍还有一点距离。但是,由于我的身体特别,天生耻毛就不多,长的又比其它女生要低一点,几乎要到阴阜下方,才长出阴毛。
  自然他们会认为,阿端怎么一直没舔到我屄毛位置。若是,换成其它女生的话,阿端这样舔,早就舔到她们屄毛的位置了,但是我在阴阜处,则仍是一片光滑。

  于是,相对的,一但我感觉阴毛被舔到的同时,也宣告,我的女人秘洞,也快要失守了,将被阿端那像热呼呼的泥鳅的舌头给舔到了。再加上我体质原本就很敏感,那种屄洞快被人舔到的刺激感,自然也是加倍的刺激我的性欲本能,往往令我进入迷迷糊糊的境界。

  男友小威看阿端已经舔到我的耻毛,看我眼神迷离,这时,他竟然还兴奋到出声助威,他说:「哇!阿端好强,终于把媚儿舔到软脚,我想她这时候的屄,应该都是淫水了,而且阿端已经舔到她的屄毛,再下去一点点,就会舔到媚儿的屄喽!加油……加油……」,说完跳上舞台,就站在我两脚中间位置,趴着看阿端舔我的私密处。

  而另外二个男生,也有样学样,同样兴奋的全部爬上舞台上,全部爬到我身边几乎是头靠着头,大家的头几乎都已经全部挤在我的身体上方,已经一至的对准我下体位置,观看阿端如何舔到我的私秘处。

  我此时,虽然感觉自己小穴里流满淫水,私处更是被阿端舔的异常舒服,真想让他这样继续舔下去,甚至,也不排斥被他用鸡巴塞入我小穴奸到。尤其在这么堆男人色眯眯的眼光面前,自己好象也跟着异常的兴奋起来。其中又混合了感觉要被轮奸的羞耻感,反却让我下体异常敏感、刺激。身体感官告诉我,或许继续下去,将会达到,一男一女交媾,所未能达到的异常快感境界!

  但是,理智却告诉我,现在的游戏,已经超越男女普通朋友太多了,玩耍太过火了,于是我理智的,伸出手想推开小罗、阿常的头,我说:「不要了!不要了,人家女人的秘密处已经快要曝光了,不能再舔去了,我们不要再玩了,太超过了,啊啊……人家的屄快要崩溃了……啊,不可以……」

  我手按住他们的头,却发现自己手上毫无无力气推开他们,这些正在贪婪发春的色狼们,尤其阿端舔着我的下体耻毛,更好象已经把我的精力全部吸光一般。
  四人不管我的反抗、呼喊。甚至,还加入奸淫我的行列,我感觉有多只手,同时去拉扯我臀部下的裙子,想把我裙子全部扯下来,而我则想尽办法反抗、推开他们。

  但是,就在我们扭扯这刻,由于我屁股动来动去,屁股不免抬高了一些起来,反而让他们有了可趁之机。我感觉原本压在我屁股上的裙子和小丁内裤,不知何时,似乎又被几只手趁机的往下扯下来了许多。四个男人同时围攻,躺在舞台上的我,自然是有办法制服我的。

  不久,我发觉,我两腿夹处的女生下体私密处,突然感觉有一阵凉意吹拂过,感觉屁股也感觉到地板的凉意。

  同时,我突然听到小威、小罗、阿常三人同时发出兴奋的喘息声,小罗更是沙哑的说:「看到屄了,看到屄了,真爽,这就是媚儿的屄了呀……」

  到底是双拳难敌四掌,何况是一个已经躺下的弱女子怎能对付四个强壮男生的八掌呢?光是他们要扯我衣服,也都会被他们给扯破烂掉了。所以,我终于在四个男生的拨弄之下,一步一步的掉进,将被轮奸的陷阱里去了。我的裙子与小丁内裤都被扯了下来了,女人最私秘的小穴,也被这四个男生给看见了,四个男生会不会就在KTV的舞台上,一起把我给轮奸了呢?

  我还有没有反击、逃避的机会呢?事情到底会怎样发展呢?真是让我越来越难以启齿,令人好害羞的感觉喔,真想就此停笔……

  但是基于读者大大的热烈响应,最后我仍决定继续写下去,但是要写这么令女人害羞的事情,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所以,需要继续看下去的读者大大们要多多的响应,响应越多,就会越快贴上喔!

  • 上一篇:【广州的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