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http://www.xmq03.com

> 小说区 > 武侠古典 >

【经典片断】1-3

           经典片断1——强奸紫红玉

  又是一阵风儿吹过,突然房中光线一暗。只听见窗户继续「吱吱」作响,房内却是多了一个人影。这人身材高大,动作却轻,他从窗外跳入房中,却听不见半点声响。

  月光照着这人的身子,在墙壁上拉出了长长的影子,甚是恐怖吓人,就象是地狱派出的牛鬼蛇神。这人的脸却是背着月光使人无看得清楚,只是依稀可辨此人脸上的胡须甚密。这人当是一名男子。

  紫红玉嘤咛一声,侧转身子面对男子,却尤在睡着未曾醒来。只见她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眼睫毛覆盖着眼帘。月光映着她美艳如花的纯真无瑕的脸,散发出一股圣洁的光芒。好美丽啊,就象一尊正在卧睡之中的观音菩萨。

  那男子目不转睛地瞧着紫红玉的俏脸,背着光只能看见他的喉结上下不停地滚动,显然是在吞咽着口水。他的身体轻轻颤抖着,却是十分激动。又是一阵风儿吹起,吹动紫红玉的秀发。

  紫红玉伸出小手,揉揉鼻子,喃喃地不知说些什么。她又拂着自己的乱发,似要睁开眼来。男子一惊,右手手指突然凌空弹动,只听「嘶」地一声,他的指尖居然弹出一记指风。指风带着声音落在紫红玉身体上,只听她沈闷一声,却是昏睡过去。男子见她被击中,口中发出轻微的叫声,甚是十分欢喜。只见他身子一晃,便在床边坐下。

  紫红玉依然沈睡不醒,男子瞧着她桃花似的俏脸,身子一阵颤抖,突然俯身便向她脸上吻去。男子伸着湿湿的舌头在紫红玉的脸上不停舐着,热吻如雨点般落在紫红玉脸上各处地方。

  男子的嘴唇开始从额头、眉毛、眼睛、鼻子、一直吻到紫红玉的樱唇停下来。他开始用舌头抵开紫红玉的双唇,湿湿的舌头便钻入紫红玉的嘴中,不停搅拌吸吮,口中还发出「嗯」「嗯」轻微地声音。

  紫红玉却没有醒来,只得任他吻着自己。男子粗粗的胡须刺着她幼嫩的肌肤,她开始皱起眉头来了。紫红玉蹙着眉甚是痛苦,男子却不肯就此罢休。他的一双手开始活动起来。很不老实的一双手啊。

  只见男子用手掀起盖在紫红玉身上的绵被,紫红玉娇小玲珑的身体便露在空气中。男子双手开始在紫红玉身上游走,一下子便袭上了紫红玉丰满结实的胸膛。男子一双大手覆盖了紫红玉整个胸部,不停地在紫红玉胸前揉搓起来。

    男子的大手继续揉搓,紫红玉的娇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她的腰肢开始扭曲摆动,显得甚是难受。她想呻吟出声,但嘴唇却是男子咬着,无法叫出声来,鼻子只得发出低沈的「嗯」「嗯」声。男子显得也甚是难受,他蓦地松开嘴来,转头便伸手向紫红玉的小腹摸去。

  紫红玉的小腹一片平坦,她因脚痛穿着一条裙子睡觉,裙子布料很轻很薄,男子大手隔着裙子摸着紫红玉的小腹,就象摸到了肉似的,弹性十足,肉感十足。
  紫红玉一声呻吟,身子不断扭曲起来。呻吟声虽然不大,但在寂静的空间内却远远地传了出去。男子听她呻吟声十分诱人,身子竟是一阵颤抖,他的双手在紫红玉的小腹不停游走,渐渐便来到双腿之间的神秘之地。

    紫红玉不禁又是呻吟起来。男子的双手却未就此停下,他的手颤抖着向紫红玉的裙脚伸去,他隐忍不住的将她全身上下衣物褪除,只留下亵裤。雪白如凝脂的肌肤因激情而泛红晕,高耸玉峰上的两朵红梅蛊惑着他的眼,大手在转瞬间已握住两只玉乳,让它们充盈在粗糙的掌心中,再蓦然含住红梅,用舌尖舔舐弹弄。
    「嗯……」她低吟喘气,甜媚的嗓音蚀人心魂。

  甜腻的娇吟声刺激着男子的感官知觉,他腾出一只手下滑,隔着亵裤揉弄她两股间的花苞,引发她更加急促的娇喘与嘤咛。他的手指隔着丝薄的亵裤轻轻搓滑,感觉她体内因受刺激渐渐涌出蜜汁,透过丝料沾湿他的手指。

  他抽回手,快速扯下紫红玉那诱人的亵裤,两只大掌强蛮的分开她洁白无瑕的玉腿,紫红玉那美得惊人的禁忌花园完全呈现在男子的眼前,黑林间微微露出的花核,因沾染了透明湿滑的体液而泛着光泽,他忍不住伸出手指拨弄搓揉,来回滑动。

  「嗯……啊……」酥麻的热潮一波波直涌上紫红玉的小腹,口中逸出销魂蚀骨的娇咛,体内深处极度渴望充实的填充,她需索的蠕动雪臀。

  男子的双唇从紫红玉的眉额一直往下,最后落在了另一边玉峰之上,牙齿轻咬着乳头去挑起紫红玉更深更热烈的反应。如此上下其手,不一会功夫,紫红玉的胸前已经布满了齿痕,两点嫣红更是肿胀如紫,坚挺异常。紫红玉的下身已经是阴中生楚,霪雨菲菲。男子抬其右手,从花丛中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这令男子更加的兴奋。

  等男子除掉身上的所有阻碍,男性的特征已经肿胀充血,紫红玉粉嫩的花瓣一张一合,引人无比遐思。他邪恶地用着下身巨硕不住的在花径外磨蹭,迟迟不愿进入。

  「嗯……」她忍受不住这种有如凌迟的折磨,抬起发颤的玉腿紧紧环绕勾住他的腰,水淋淋的幽穴主动贴向青筋怒偾的巨大勃起。男子挺身刺入她温暖湿热的腿间,直挑那座小小的玉门关。

  紫红玉轻吟了一声,感觉一股撕裂的痛楚却又酥痒的酸麻,她的处子鲜血缓缓流出,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地落下,守了十八年的处子之躯就这样被男子夺走。男子的大手轻触着她的雪肤,轻轻地按揉,仿佛带有魔力一般,让紫红玉情难自禁的娇哼出口。

  他吐出残佞的舌,舔弄着她早已饱满挺立的乳尖,再轻轻地咬吻、轻啮,直到她的喉间不断地逸出渴求的低喃……紫红玉说不出一句话,仅存的理智已让那魔掌厮磨得所剩无几,她只能无助地低泣,不由自己地娇吟,轻摆着腰肢,随着他的拨弄,在他氤氲的黯沉眸下,忘情地蠕动。

  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直往他的身上靠去,缓缓地磨蹭、蠕动,在体内激起不可思议的火花。此时男子也没有动,一种温热柔软的感觉紧紧的包围着男子的分身,于是男子一动不动的静静体会着这种温热柔软的感觉,这种舒服的滋味。
  初破身的痛苦过后,紫红玉的下身开始阵阵蠕动,步步消磨着男子的自制力,一双藕臂紧紧搂住男子的虎腰,男子的下身开始有规律的缓缓耸动,动作异常温柔,把对紫红玉的深深歉意都投在了里面。

  紫红玉尚处昏睡中,无从抗拒,只能在男子的身下婉转承欢。她樱口被男子占用,此时只能用喉音呻吟,甚是靡靡悦耳,同时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弓起,任由男子蹂躏。

  紫红玉的花房深处竟是异常的柔软濡腻、刺激销魂,在男子逐渐猛烈的冲击下,连泄数次,终於瘫在了地上,而此时的男子也是尾骨一麻,一泄如注,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呻吟。

          经典片断2——司马玉虎奸费敏慧

    司马玉虎骤然伸手将「紫衣罗刹」费敏慧搂入怀内……

  「啊……」费敏慧惊急的轻呼一声,但是呼声未止,突觉朱唇已被两片温热厚唇封住,星眸惊睁双手慌急挣扎推拒时,但是却觉全身的力气,似乎不知何时全然消失不见了?因此全身软绵绵的似乎再也使不上半点力气。

  而且……而且在又惊又羞中,却由芳心深处涌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激颤及甜蜜感,好似在此一刻,芳心中的相思之情及千言万语皆已是多余的了,而且好似突然间已拥有了人世间最美好的一切。

  芳心激荡中,不知是羞是喜?

  在惶恐且甜蜜的感觉中,不自觉的缓缓合上了双眼,并且在眼皮轻轻颤动中,也情不自禁的将双臂搂住了心上人的后背,忘了天地间的一切,已然沉醉在心上人的浓郁爱意之中。

  司马玉虎柔情的拥吻着慧姊,双手不断的在她后背及柳腰间抚动,并且逐渐移动的抚至她胸胁、玉臀处。费敏慧只觉爱郎的双手,在自己全身各处不停的爱抚游动着,虽然尚隔着一层衫裤,但是也已使得全身肌肤涌生起,似曾经历过的惊悸刺激感,而且芳心深处也已感受到一股似曾体验过,似迷茫似空洞似神游似酸痒的激颤。

  鼻息逐渐粗喘,玉颊也逐渐泛出激情的桃红,芳心内又羞又怯中,却也有种难以拒绝且欲迎的迷茫感!未几,司马玉虎突然搂着她身躯躺在岩台上,小心地解开了她腰间束带,缓缓解开她胸襟,露出了内里的亵衣。

  费敏慧此时突然全身一颤,慌急挣脱紧吻未松的朱唇,呢喃呻吟且声如蚊鸣的颤声说道:「嗯……嗯……郎……不要……」

  但是不说还好,她那呢喃呻吟的声音,反而激起了司马玉虎内心中的狂烈情欲,因此深情望着她双眸不眨,右手依然轻轻的扯开她衣襟,并且伸入她亵衣内的双峰上抚动着。

  费敏慧双峰遭触顿时全身骤震,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突然使得肌肉抽搐发颤,并且心中迷茫得轻哼出声且呢喃着:「嗯……不……不可……嗯……不要……我……怕……」

  鼻息急促的轻哼呢喃着,并且羞怯的抬伸双手,想要拉出伸入衣襟内的大手,但是却是酸软无力,而且厚唇再度掩上了朱唇,另一只大手也开始解开衣衫,于是……虽然胸前尚有肚兜遮蔽,但是肩颈及胸口处,雪白如玉温软柔腻的玉肌,已然展露无遗,费敏慧羞颤得伸手遮掩胸前,但是司马玉虎的大手已然强行伸入肚兜内,抓握住一团圆滚饱满软中带硬的玉乳上。

  在费敏慧迷茫的轻哼呻吟声中,司马玉虎的双唇也开始逐渐往下吸吮至颊、颈、肩、胸口,待吻上了玉峰上那有如相思豆的粉色肉豆时,霎时便听费敏慧心神恍惚迷茫失神的呻吟出声……

  「啊……啊……郎……相……相公……啊……嗯……」突然身躯感到一凉!
    费敏慧在迷茫中不知何时?心上人已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肚兜,使得最后一道防线已失,因此慌急且下意识的身躯一缩,神色惶恐羞赧且带有几分畏惧,幽怨的望着心上人。

  然而却觉颈项被一团团温热的呼气吹得又痒又麻,并且又听令人痴迷的深情声音在耳旁响起:「慧姊……我还想看你全身……」

  费敏慧闻声顿时如雷击顶脑中轰然,随及想到……那时全身赤裸……后来又……自己全身赤裸的倚偎在心上人怀中……想到此处,费敏慧再也无力阻止心上人了!

  于是掩着胸口的纤柔双手已被移至双胁,并且感觉到身上衣衫逐一掀张……但是忽觉爱郎离开了身侧,似乎不再有动作了?莫非爱郎……好奇的微眯双目望去,却见爱郎在一旁正迅疾的脱下衣衫,霎时羞得轻呢一声,又急忙紧闭双目,且全身羞颤发烫。

    司马玉虎迅疾将全身衫裤尽褪,轻柔的侧伏在慧姊身旁,两具赤裸的身躯已然相触相贴,而且一双大手又开始轻柔的抚着她香肩,逐渐抚至胸口、双峰及至小腹,处处皆是柔嫩细腻平滑如玉,诱人至极令人心荡。忽然!一双大手同时握住了双峰,顿听费敏慧呻吟一声,而司马玉虎双唇已吮住了一粒粉色肉豆……
    「啊……」

    一声惊悸的颤呼声乍响,但是司马玉虎的双唇已开始在软中带硬的双峰上,不停的轻舔吸吮偶或轻咬一下,使得费敏慧的呻吟声连连不断,而且身躯已然惊悸得开始轻扭不止,一双玉手则在两侧岩台上乱抚乱抓着。

  微颤的身躯不自觉的轻扭中,下身的村姑长裤已被缓缓褪除,露出了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肚兜掀起,一具如玉雕凿而成的玲珑美妙身躯,已然尽现无遗的呈现在司马玉虎眼前。

  只见她,雪肤凝脂柔白如玉的酥胸上,一对圆滚饱满的尖挺双峰急促的起伏着,平滑的小腹间有着诱人的一个脐洞,下方一双丰盈修长的玉腿一伸一曲紧夹着胯间,虽然见不到那处隐秘的生命泉源,却可望见那片柔细稀疏的茸毛间,已然有些闪亮的玉珠渗出。

  并且也因为一双修长玉腿半伸半屈,使得玉腿根上方,半边圆突如桃的玉臀更加突出,圆润得令人馋涎欲滴,如此一个娇艳动人玲珑美妙的身躯尽现眼前,再加上令人激情的娇哼呻吟声,怎不令人血脉贲张欲火高炽?只见司马玉虎额头冒汗,胯间玉茎已然充胀坚挺而起,而双手微颤的再度抚上了如玉身躯!

    手掌逐渐从腹部上栘,登上了圆滚的双峰,感受着那种柔细滑嫩,软中带硬的美妙触感,偶或用力掐握,柔嫩的玉乳竟也随着手指之力压得凹陷,好似鲜嫩的水蜜桃即将掐破挤压出桃汁一般。此时费敏慧也已被司马玉虎挑逗得春心荡样,内心火热全身发烫,双颊桃红鼻息粗喘,身下的衣裤皆已被抓揉得成为一团了。
    司马玉虎此刻也已欲火高炽得难以忍受,因此立即伏压在她身躯上,而费敏慧也激情得玉臂一抬,已然紧紧搂抱住他背脊,霎时身躯相贴四臂交缠紧搂,四片干涩的唇肉再度紧合吮吻。

  一双玉腿突然被他双膝撑张大开,只见五露渗湿的茸毛紧贴肌肤,使得两片柔嫩肉阜紧夹,不断挤溢出玉露的玉门清晰可见。

  费敏慧在激情迷茫中,只觉胯间羞处被一个火烫之物紧顶着,虽不知是甚么东西?但是已略微恍悟的又羞畏又期待,似乎已将自己完全奉献给爱郎,任凭爱郎咨意爱怜了。

    可是那根火烫之物似乎甚为巨大,缓缓顶撑中,玉门逐渐被撑胀得有些痛楚,
以欲撑裂一般!

  「啊……痛……不……不要顶了……」

  尚幸司马玉虎已曾有过经验,因此耳闻呼痛声,玉茎挺入玉门内些许,便不再深顶入内,仅是不断的吻吮吸舔她朱唇玉颈,双手则在她双乳之间不停的揉掐抚动着。

  费敏慧只觉玉门处的痛楚渐消,而且身躯被爱郎的双手挑逗得极度刺激,芳心及身躯内里恍如有千万个虫蝼抓爬似的,不断的涌生出难以忍受的酸痒感,玉门深处也不断的渗出玉露,春心荡样难以自禁中,已然激荡得开始扭摇身躯。
  如此一来,玉门处撑胀的痛楚感,已然被体内深处涌生起难以忍受的酸痒感,压盖得早已无觉,并且因为玉门逐渐适应了火烫玉茎的撑胀,再经过玉露的滑润之后,紧顶未动的粗巨玉茎头,竟然已随着她难以自禁的扭摇,逐渐滑动深入撑胀着。

  但是,撑胀的痛楚感尚可忍,身躯内里恍如有千万个虫蝼抓爬,而不断涌生出的酸痒感却难以忍受,因此费敏慧只期望有甚么东西能深入体内搔解那股痒意,而就近的,便是那根火烫之物了。

    而在此时,司马玉虎也已被愈来愈高炽的欲火,冲激得再也难忍受,再加上心知蓬门初开必然要历经一段痛楚,尔后方能顺畅,因此下身猛然往下一压,粗长玉茎已骤然深挺入玉门内,并且冲破了一道门禁疾顶入底!

  费敏慧下体玉门内骤然遭到一阵撑胀撕裂的剧痛,顿时痛得她全身惊缩僵硬,双目惊睁的痛叫出声泪水滴流,搂着爱郎背脊的双手,也已十指惊颤得抓掐入他肌肉内,被爱郎紧吻难以出声的朱唇内,仅能嗯嗯不止的靠着鼻声哼痛。

  「啊……好痛……嗯……郎……痛……不……不要……」

  司马玉虎猛然一挺,只觉玉茎已然冲入一道紧窄温热,且玉露湿润的深洞中,霎时觉得原本高炽的欲火,已因玉茎被温热紧窄肉壁紧裹包夹,而引生出的舒爽感渲泄不少,立即双手分别紧搂她玉颈及玉臀,使两人身躯紧贴不松。

  虽然骤然而起的充胀撕裂剧痛,痛得费敏慧脑中轰然全身惊颤,尚幸爱郎并未再狠心的冲顶,因此剧痛仅是在霎那间难以忍受,尔后虽然尚是充胀疼痛,但是尚可忍住逐渐舒缓的疼痛。

  不过……虽然下体羞处内尚有撕裂的痛楚,并且感觉那根似欲顶入心坎中的火烫粗长巨物,将下体深处充胀得甚为难受,不过……却使内里深处原本难以忍受的搔痒酸麻感,已然消失不少。

  而且芳心中知晓自己保存二十三年的清白,已在此时全然奉献给爱郎了,自此,自己已身属爱郎的人了,因此已然由芳心深处涌生出一股满足及甜蜜感。
  此时,司马玉虎感觉到她原本僵硬紧夹的身躯,已然逐渐放松的又恢复了柔软,于是微松双手且微微仰首的望着她。

  费敏慧的朱唇终于获得了舒解,美目回望着那双射出炽热深情的双目,又羞又喜的轻哼呢喃说着:「嗯……郎……你……你好坏……差点顶……顶死贱妾了……」

  然而司马玉虎却黠笑的说着:「慧姊,你早已是我的了!只不过是今天才……莫非你不愿意?」

  费敏慧耳闻爱郎之言,顿时又羞又恼的伸拳连连击在……不!是拍在……也不是!是轻轻的抚着爱郎胸口,羞嗔的腻声说道:「你……讨厌!人家都……都给你了,你还这样说……」

  司马玉虎心中得意的一笑,并且已缓缓高抬下身,而胯间粗长玉茎也随之缓缓抽出玉门。

  费敏慧突觉火烫巨物逐渐抽离下体深处,在阵痛中,充胀撕裂的痛楚感觉已然消失不少,但是不知为何?却另有一种空虚及不舍的感觉涌生?芳心迷茫中,突然那火烫巨物竟又缓缓的再度深入!

  于是……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地抽离又深入,费敏慧只觉下体的痛楚渐次减少,并且觉得深处有种难以言喻的酸痒酥麻感觉,又开始逐渐涌生,已然身不由主地随着火烫巨物的进出,扭摇摆动着柳腰,樱唇绽开中不时哼出令人销魂的喘声及呻吟呓语声。

  司马玉虎下体的耸挺动作逐渐加大也逐渐加速,随着粗长火烫玉茎在玉门内的抽挺愈来愈迅,已然朱唇半张的轻哼呻吟不止,面上的神色则是不知是痛苦还是……司马玉虎耳闻近乎浪荡的呻吟声,使得内心的欲火更炽,因此下身耸挺的速度也愈来愈快,火烫粗长的玉茎也在玉门中,抽顶得愈来愈迅疾,也愈来愈深入,次次皆是刚抽至玉门口,迅又冲顶入深处。

  费敏慧骤遭爱郎逐渐加大的动作及逐渐加迅,抽挺迅疾一波又一波的进攻中,已然刺激得全身惊悸颤抖,在胀痛中竟然有种美妙的舒爽感逐渐涌生,而且随着粗长玉茎愈来愈迅疾的抽挺,玉门内的舒爽感也愈来愈增强。

  再加上胸前双峰的乳尖,尚被爱郎的一双大手,毫不空闲的分别抓揉掐握着,使身躯上也已涌生出令她全身发软的美妙感觉,因此两种不同的舒爽感,逐渐将费敏慧带往有如仙境的虚无中,似泣似欢的娇哼呻吟声也不断的由口中响起。
  于是……费敏慧随着火烫巨物的冲顶之力,以及全身涌生出的刺激美感,美妙玲珑晶莹剔透的身躯,也随之开始慢慢扭动,而且随着愈来愈高亢的美妙舒爽感,柳腰不知不觉中已加快了扭动,恍如大海中的起伏波浪。

  下体交合处,随着玉茎的迅疾抽挺,连连不断的响起肌肉拍撞声,由玉门内挤溢出混合着落红的玉露,也已将身下衣衫及岩台上逐渐渗湿了一大片。

  逐渐被快感浪潮淹没的费敏慧,双手紧紧抓搂住爱郎,娇靥上浮现出一片又媚又荡的红潮,以及一种沉迷于无边舒爽中的忘我神态,更有种令人为之销魂的诱人韵味。

  突然!司马玉虎双手搂着她柳腰,双膝跪蹲拾起上身,双臂紧搂他背脊的费敏慧也随上不起,成为双腿分张跨坐在他双腿上,如此一来玉茎更深顶入玉门内,像是欲顶入一个神秘之处,欲顶入她心坎中,但是却更令她灵魂尽酥,香颈一仰,一连串难以自禁的婉转娇啼及呻吟声,随之荡呼出口,娇躯扭摇得也更为颠狂浪荡。

  突然!费敏慧全身一阵惊悸,双手双腿紧紧夹搂住他身躯,上仰的螓首左右乱晃,玉臀更是狂扭狂摇得如同狂涛巨浪中的小舟,终于在连连颤叫之后,玉臀骤停、紧顶且螓首连晃,泛红的肌肤突然冒出惊悸的鸡皮疙瘩。

  接而全身惊颤发抖,一对朱唇已狂乱的吻着司马玉虎面颊及厚唇,迅又贝齿咬在他肩颈之间,柳腰剧烈狂扭中快感急速攀升,玉门内急骤蠕裹收缩,一片阴凉的元阴,已如同洪水泛滥似地狂泄而出。

  在此一瞬间,费敏慧的意识恍如飘入一片虚无之中,狂乱的扭动着身体,泪水如泉滂沱而下,朱唇内发出了又像悲泣又像欢叫的声音,娇哼呻吟呢喃呓语的不知在说些甚么?并且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之后,身躯发软娇弱无力地倚倒在司马玉虎怀中,口中尚哽咽轻泣不止。

    也就在此同时,司马玉虎也已被她激荡狂颠的神态,激得血脉贲张难以忍受,
双手猛然抱着她玉臀连连高抬又放,下身也连连往上耸挺,她也被如此狂猛之势,挺顶得全身颤抖尖叫连连。

  突然!司马玉虎双手紧搂紧压住她身躯,身躯往上狂顶数次便静止不动,接而便有一股火烫的元阳,由玉茎小孔疾如水喉猛然射入她体内深处,似乎要将她体内深处的神秘之地射穿一般。

  费敏慧玉门深处骤然遭火烫元阳劲疾冲射,霎时射得她双目惊睁贝齿紧咬,全身惊悸硬挺得再度狂扭狂颠,双手在他背脊乱抓,双腿伸挺不止,玉门深处再度狂泄出一股元阴,神智也已飞往九霄之上了。

  两人同时攀上了激情的顶峰后,紧搂紧贴紧密无隙的身躯已同时缓缓倒向岩台,如丝爱意将两人紧紧缠绕在一起难以分割,激情渐息云散雨息,才逐渐回复神智,轻拥轻吻着共享云雨后的温存。

  尔后,紧密接合的身躯已缓缓分开,两人的胯间俱是玉露及血迹狼藉,费敏慧又羞又喜又甜蜜中,发现爱郎胯间有根沾满玉露及血迹的软垂之物,羞望中,心知必是方才令自己舒爽得如登美妙仙境之物。

  费敏慧以往虽然见过稚子幼童的胯间之物,但是却是生平第一次看见成熟男子的胯间之物,可是……方才不是火烫粗长顶得自己全身欲散如登仙境吗?现在怎么会是如此又软又短的模样?不知为何会有如此的不同?

  芳心又羞又奇又怯又疑中,终于伸手将软垂之物握在掌中,觉得软缩如绵仅有一掌之握,心中暗暗称奇,如此一根软软的肉条儿,先前怎么会那样凶猛的要顶胀死人呢?

  但是正当她用纤纤玉手玩弄了一回后,原本软缩如绵之物,忽然充胀坚挺的直竖起来,竟然变成一根青筋暴露火烫粗长之物,使得费敏慧的一只小手简直把握不来,顶端尚有一个圆滚红亮大如鸡蛋的圆头,连根到头竟然足有七寸多长,顿时吓得慌急缩手不敢再触。

  司马玉虎胯间玉茎被她如此玩弄之后,倏然又坚挺而起欲念也随之再生,因此身躯一侧又压在她柔滑细腻的身躯上,并且在她羞颤的惊呼声中,两人再度又掀起了一阵激狂的无边春色,娇哼呻吟激情荡叫声,不断的在秘室中回响!
  半个多时辰后,两人俱是汗水淋沥鼻息粗喘,紧贴相拥的沉醉在云雨后的激荡余情中,静静的进入梦乡中。间束带,缓缓解开她胸襟,露出了内里的亵衣。
    经典片断3 ——幻流云被奸

    当今武林有一句话,江南为首,幻剑为尊。

    江南武林一直在中原武林占据着最重要的一席,而幻剑山庄则不仅仅是江南之首,更是武林之尊,其声势已盖过少林武当,成为武林第一门派。

    幻剑山庄庄主剑亦幻,年近六十,手中剑谓幻剑,一手亦真亦幻剑法所向披靡,击败天下武林好手,荣登武林第一人之位。

    大弟子断水,年若三十,剑法深得剑亦幻真传,并自创断水剑法,曾以一式抽刀断水水更流击退魔门十高手之一的剑魔;二弟子剑多情,二十五岁,风流倜傥,貌若子都,文采出众,人称玉公子,更被江湖中人冠之以武林第一公子的美称,武功不太清楚,不过据说比其师兄更胜一踌,三弟子幻流云,是唯一的一个女弟子,武功先不说,其美貌却足以颠倒众生,好事者称之为江南第一美人,不过令很多人无奈的是,她与剑多情青梅竹马,长大后更是毫不避讳的同进同出,并骥江湖,直如一对神仙眷侣。而最近,武林各门各派都收到一份大红喜帖,玉公子剑多情与其师妹幻流云即将成亲,一时之间,各大门派纷纷谴人前往祝贺。
    今天就是剑多情和幻流云的成亲之日,叶飘零也准备了一份贺礼,跟着贺喜的人一起进去,五年来,叶飘零的变化已经很大,加上他又刻意化了一下妆,在脸上加了两道络腮胡子,现在估计除了雪无双和傅玉洁能认出他出来外,没有其他人可以知道他是谁了。

    五年了,幻剑山庄还是这样,不过已经物是人非了。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叶飘零触景伤情,不禁微微有些失神。

    这里,是他曾经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曾经他很熟悉这里的一切,曾经他是剑亦幻最小的弟子,他也曾幻想着有朝一日,扬名武林,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成为往事,现在,幻剑山庄是否还有人记得他呢?

    他并没有去大厅,幻剑山庄这么多客人,而大都是叱咤风云威振一方的人物,
自然没人来招呼他这种小角色,而这也正合他的意思。

    他微微提起功力,收敛自己的呼吸,凭着记忆中感觉找到了幻流云的闺房,靠近她的窗前,他没来由的心跳加速,轻轻一指,戳破了窗户,透过那小空隙,他看见了那一身喜服的佳人。一时之间,心潮起伏,五年了,你终于要嫁给他了,可是你有没想过我?我不会让你就这么如愿的。

    叶飘零咬了咬牙,轻轻的敲了敲门,门开现出一个可爱的丫鬟,他认识她,正是幻流云的贴身丫鬟夜月,夜月应该已经十六岁了,五年前,她还是一个小孩子,现在已经是一个小美人了,虽是丫鬟,却不缺乏大家闺秀的气质,柳眉凤目,正一副浅笑盈盈的样子,看见叶飘零一阵惊讶正想说什么已经被他一指点倒,顺手扶住她不让她倒下去,然后轻轻的把她放在地上,进门,顺手把门关上,整个过程瞬间完成,且几乎没有任何声响。

    「小月,谁来了?是不是要出去了?」声音还是那么悦耳,不过此时含有一点点的羞涩,还有期待。

    「你是谁?你不是小月!」她突然叫了起来,正要想喊,已经感觉一麻,登时不能动弹,张嘴也是无声。

    我的好师姐,你知道我这么多年来是多么的想你吗?「叶飘零一下把她给抱了起来,让她的脸对着自己,还把脸上的化妆给卸了下来,」师姐,你是否还记得你可怜的小师弟呢?「

    幻流云一副惊骇的样子,却苦于说不出话来。

    「师姐,你知道吗?我可是特意为了你才来的,从今天开始,你就属于我的了。」叶飘零眼里露出了疯狂的占有欲,狠狠的吻上了幻流云,幻流云眼里露出惊恐羞愤的神色,奈何现在却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师姐,我先收回一点利息,等到安全的地方了,我就会连本带利的收回来了,现在我就带你走了。」叶飘零松开幻流云的樱唇,拦腰抱起了她,从从容容的走了出去。

    「师姐,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吗?」叶飘零轻车路熟的从后门出去,一路上居然也没被人发现,这里是幻剑山庄的背后,基本上不会有人往这里来。
    「师姐,你看这个地方当我们的新房好吗?」后面居然有一个山洞,进去后叶飘零按了几按,赫然出现一个宽敞的地方。里面床桌凳椅,一应俱全。很干净,虽然看起来很久都没有人在这里过了,但是没有一丝的灰尘。幻流云眼里露出了惊骇的表情,却苦于无法表达。

    「师姐,你知道吗?以前我想你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呆这里,因为我怕看到你和剑多情一起亲热的模样。师姐,你知道不知道以前我是多么的爱你?可是你呢?
    你居然和剑多情一起来陷害我!「叶飘零先是低低的声音最后愤怒的高声说道。

    「今天,我要让剑多情在天下英雄面前颜面扫地。哈哈」叶飘零狂笑了起来。

    叶飘零轻轻的把幻流云放在了石榻上,俯身吻了过去。

    「师姐,你哭什么呢?我才这样你就开始哭了,那等会你该怎么办呢?」叶飘零脸上露出了邪笑,幻流云无声的泪水不停的滑落。

    「师姐,你知道吗?你哭起来比平时还要漂亮。」叶飘零在幻流云的脸上细细的吻着,从额头往下,一丝地方也不放过,最好印在了她的樱唇上面,贪婪的开始吮吸着。

    「师姐,今天你就是我的新娘。」叶飘零轻轻解开了幻流云胸前的衣服,右手滑进了衣内,攀上了那饱满柔软的玉峰,幻流云羞愤欲死,心里盼望着剑多情快来救她,然而最终她绝望了,叶飘零已经慢慢的开始用左手解开了她的外衣,右手还不停的揉捏着她的圣女峰,莫名的刺激感觉加上激烈的羞愤,幻流云一时昏了过去。

    然而叶飘零却不会就这么放过她,不到片刻,塌上已经出现一个粉雕玉琢般的绝美玉体,玲珑的身段,凝脂般的肌肤,刺激着叶飘零的眼球,熊熊欲火在心中燃起,叶飘零终于扑了上去。

    多年的相思,五年的爱恨,今朝都发泄了出来,叶飘零挺身进入了幻流云的处女地,突然的疼痛让幻流云清醒了过来,然而她情愿不要醒。

    「师姐,我终于得到你了。」叶飘零眼神中充满强烈的占有欲,狂热,充满野性。

    「你这禽兽。」叶飘零终于解开了她的哑穴,人还在她身上进行猛烈的冲刺,
双手也丝毫不闲者,几年来用在雪无双和傅玉洁身上的调情手段一古脑的全用在了幻流云身上。幻流云努力控制自己,然而发现身体悲哀的在迎合着叶飘零,心中的悲愤一时无法形容。

    「师姐,你只管骂吧,等会我就会让你心中的好情郎看到你现在这模样,哈哈。」叶飘零向幻流云发起了最后的冲刺,不到一会,生命的精华尽注入幻流云体内。

    「师姐,等你怀上我的孩子了,我就把你送回来,然后让剑多情做个便宜父亲,你说我对他是不是很好?连丈夫的责任我也替他尽了。」叶飘零发泄过后还紧紧的搂着幻流云,两人的身体还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叶飘零一边吻着幻流云的肌肤,一边喃喃自语。可怜的幻流云现在已经是两眼空洞无物,神情呆滞,大红的喜服在地上散落。

    「师姐,还过一会儿我就带你出去了,我要让今天所有的客人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叶飘零开始帮幻流云穿着衣服,顺便也不知道占了多少便宜。

    「不要啊,我求求你,不要。」幻流云突然哭了出来,悲悲切切的,「你就这样带我走好不好?不要让我去见别人,我求你了。」

    「你怕剑多情丢人是吧?这个时候了你还只是想着他?」叶飘零莫名的嫉妒心起,「我就是要他颜面丧尽,我要让所有人知道,堂堂的武林第一公子,还没成亲就被人戴上了一顶绿帽子。」叶飘零声音阴冷。

    「你为什么要这样啊?小师弟,我好歹是你的师姐啊,你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你不就是想要我吗?我保证跟着你,不离开你,你不要让我今天这样子见人好不好?」幻流云还在哀求,可惜叶飘零一点也不为所动。

    「你不是好好声声说爱我吗?你跟本就不爱我!你要是爱我的话,根本就不会这么对我!」幻流云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我是爱你,不过那是五年前了,现在我的心里对你只有恨!」叶飘零冷冷的说道,抱起了幻流云,开始向外面走去。

  踏出这个曾陪伴他多年的「家」,叶飘零心里有一些微微的不舍,这个地方,曾经伴随着他度过了所有悲伤与快乐的时候,然而,他知道,今天一走,他朝已经不知是否还能再回来了。

  「尘归尘,土归土,就让这里永远的埋葬在地下吧。」叶飘零眼光一阵迷离,轻轻一叹,右掌挥起,一道猛烈的掌风劈向了洞口,烟消尘散,山洞已经不复存在,而隆隆的声音却还不停的传来。

  「师弟,多年不见了。」低沉的声音在叶飘零的耳边响起。

  「师兄,你似乎又喝醉了。」叶飘零淡淡的说道,转过身来。

  「师弟,你似乎变了很多。」断水看了看叶飘零怀里的幻流云,嘴角一阵抽搐。

  「师兄,你却还是没变。」

  叶飘零还是那么淡淡的表情,脚已经抬了起来,「师兄,你可以带我去见师傅了。」

  「你要这样去见师傅?」断水一谔。

  「当然,顺便见见我那二师兄,我可是待不及要见他了。」

  叶飘零说着又用那可恶的手在幻流云脸蛋上捏了捏,「师姐,你是对吗?」
  「师弟,你只要现在放了师妹,我可以放你走。」断水脸色一变,已经隐隐明白叶飘零想干什么了。

  「师兄,我等这么一天很久了,你觉得我会听你的吗?」叶飘零手又滑进了幻流云的内衣。

  「师兄,如果你不想见到你喜欢的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羞辱的话,还是带我去见见师傅吧。」

  「师弟,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断水强忍怒气。

  「不要。」幻流云发出了一声呻吟,原来叶飘零在抚摩着她的双峰,她已经不堪刺激。

  「好,我带你去!」断水脸上一阵青红皂白的,「不过你最好不要太过分!」
  「师兄,我只是想和师傅和二师兄叙叙旧而已罢了。」叶飘零嘻嘻一笑,停止了在幻流云身上的动作,幻流云眼角流下两行屈辱的泪水。